教你中长线买卖股票的技巧

  关注市场给出的买入信号,那将让投资者获得比单纯指数投资更出色的收益。

  作为一个投资者怎么才能最轻松地投资,最多地赚钱?注意,这个答案是:没办法!

  但也未必,从另一个角度讲,作为一个公司人投资者,你认为投资收益多少算多呢?我前几天在银行排队等待我的客户经理接见我的时候—每到过年过节,我亲爱的银行客户经理都要把我叫到银行,送一袋米或者一副对联表示一下关怀—我前边的一个女士,正在她的风险测试问卷上龙飞凤舞:“我希望每年的收益能到80%怎么样?”

  “嗯……也不是不可能的,您看我们有只这样的基金正在发售……”我的客户经理就是这么胆大,只要是客户的需求他都敢答应。如果你和那个女士一样,认为80%的年收益才算高,那答案还是,没办法!但是如果你认为达到市场的平均收益就已不错,那倒是还有可为之处。不要以为拿到市场的平均收益很容易,在我做过的几次调查中,真的把50%以上的现金资产用于投资股市或是房地产的公司人都不超过40%,而在这群投资的人中间,大部分也达不到这个市场平均收益。即使那是傻瓜都能干的事,只要你买进某种指数基金然后持有就够了,但大多数资本市场的个人投资者都不愿意那样舒服地挣钱,人们总喜欢发挥自身的能动性,想做点什么,而不管这种作为对结果是不是真的有好处。

  话题再说回来,如果你要的只是比市场平均收益高那么一点的话,就让我们来关注一下这个市场的买入信号吧。当然,这个买入信号也是建立在投资者长期持有的基础上的。作为一个持乐观态度的投资人,你应该相信,股市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是向上的,其次股票的价格是围绕每股股票所代表的真实价值波动的。这个规律有点像你去遛你的小狗时的情况,小狗刚出门时很兴奋,很快跑到你前边,当看到你慢慢的在后边毫无进取之意,小狗又会飞快地跑到你身边,看到地上有个小虫子,它会停下来玩一会儿,看你走远了它又会去追你。小狗就像股票的价格,而遛狗的人就像股票的价值,他们总是这样追追赶赶,而价格总是比价值变化更快。

  如果你同意我前边说的两个假设—其实这不完全算假设了,历史已经证明了它,但是历史会重复么?—那么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有哪些征兆可以成为投资者买进股票的信号吧。

  信号一:低价格阶段从资本市场的发展实践上来看,它应该分为低价格阶段和高价格阶段,如果把股票价格最近15年的平均价格作为一个基准的话,整个20世纪美国股票市场有40年的低价阶段和60年高价阶段,如果一个人在低价阶段购买股票持有10年的话,他的平均收益在180%左右,如果在低价阶段购买并持有20年,收益则达到了500%,这个收益绝对超过了市场平均收益。

  行为金融学家尤金·法玛曾经验证过股票价格的这种特性,股票价格就像一条大弹簧,在股票价格过高之后的一些年份价格就会低下去,而之后又是过高,这种现象被称为价值回归—在中国也有这种规律,看看2007年和2008年的状况—这样看来,一些更激进的价值投资者的观点是有问题的,他们总是在让投资者无论何时都大胆买入,虽然股市总体长时间是在上涨的,但是从20世纪的情况来看,它还是体现出了在低价格时候购买的好处,无论怎样,买入股票时的价格总是最重要的,它比卖出股票的价格要重要得多。

  信号二:低市盈率股票会带来更好价值市盈率虽然简单,但是在各种衡量股票价值的指标中它真是最传统而且有效的一个。市盈率对于一个公司来说,非常像从一件衣服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富有。如果说用1万元购买一个人财产的1/100,那你肯定愿意购买到一个富有的家伙,但是你能从衣着来分辨谁富有谁贫穷么?如果被你购买的人知道你在观察他们的情况,以貌取人的方法就将变得很危险,因为那些希望你来购买的人往往会衣着光鲜,以此故意吸引你的注意力,因为那样他们才会有的赚。价值投资的鼻祖格雷厄姆在他的投资推荐中始终重视那些市盈率低的公司,因为市盈率高的公司似乎受到市场的认同,但是如果这些“衣着光鲜”的公司业绩一旦出现小小不如意,市场就会对它大失所望,低于预期一分钱可能会造成50%的暴跌,而在这种股票不断上涨中不断加重仓位的投资将会损失更加惨重。

  和股票的价格一样,市盈率在历史上也有高市盈率时期和低市盈率时期。比如在着名的1929年,股票市盈率达到了130,在2000年网络泡沫时期,很多股票,比如环球网络公司这种,一上市它的股价就涨到97美元,而这个公司根本没收益,所以它的市盈率应该是无限大。在20世纪,一个投资者如果选择定额定投美国股票市场,那么他的收益率将接近10倍,而如果在市盈率低时期分期买入股票其收益率将达到13倍。

  信号三:分红收益高的阶段如果把市场上所有股票的价格相加作为分母,把所有股票的分红作为分子,得出来的数字就是市场的平均分红率,这个比率在近100年间是在逐渐降低的,起码在最成熟的美国市场是这样。在1940年,这一比率大概是8%,在最近则降到1%左右。这可能表明一点,投资者越来越不看重股票的分红了,但也有另一种可能,现在的股票太贵了,投资者相对于100年前更喜欢冒险。

  约翰·伯格研究了1935年至1992年的整个美国市场,他发现如果市场的分红率在3.5%以下的时候,下一个十年投资平均收益率小于10%的可能性是94%,如果分红率大于4.6%,下一个十年投资平均收益率大于10%的可能性是70%。

  假设一个投资者,获取上边我们所说的投资信号,也就是在股票低价格阶段、市场低市盈率阶段和市场高分红率阶段买入股票,并长期持有,他的收益会比同期这个投资者无选择地定期定投股票指数获得的收益多70%左右。

  当然如果投资者过于看重投资信号也会遇到问题,比如等到三个我们提到的投资信号同时出现才去投资的收益率,不一定比信奉单独一个信号收益率要高,因为投资条件过于苛刻会造成投资者手里拿着的大把现金因等待时间过长,而错失了很多投资机会。

标签: